陆离less

爱好挺杂的一个人。

翻到很久之前(我还有相机的时候)的照片。

蒙自/罗平/昆明/建水
(本来想把北方的一起放上去结果发现之前的照片都在硬盘里_(:з」∠)_)

日常吸猫w
(话说这些大概是半年前拍的_(:з」∠)_)

可能最重要的,是你甚至不会去注意的,微不足道的东西。【宽屏(2)

可能最重要的,是你甚至不会去注意的,微不足道的东西。【宽屏(1)

假装自己是有猫和狗可撸的人。

义城那段看一次虐一次。
如果他们早些相遇。
——
某座酒家里,一个男人正坐在桌前吃东西,似有什么烦心事般一直紧锁着眉头。他偶然间一抬眼,透过敞开的店门看到街对面的台阶上坐着一个衣服脏兮兮的小孩子。他灵机一动,招手叫那小孩子过来。
薛洋见有人招手叫他,懵懵懂懂地跑了过去。男人指着桌上的一盘点心,问他:“想不想吃?”薛洋本就很喜欢这些甜甜的点心,又因为没钱,总是吃不到,听见那人这么问,忙不迭点头。
男人笑了,随手写了张纸条,交给那个尚且都称不上少年的孩子。“想吃的话,就把这个送到我指定的地方。”男人说,“送完我就给你。”
薛洋高兴坏了,心想自己马上就可以吃到一碟点心,而这一碟点心是他自己挣来的。只跑一通就行。
他不识字,拿了纸就往指定的地方送去。到了那宅子,敲敲门,门开了,出来一个彪形大汉。大汉接了纸,还未看完便勃然大怒,一掌打得他满脸鼻血。大汉猛地揪住他的头发,问她:“谁叫你送这种东西过来的?”
薛洋毕竟只是个七岁的孩子,心中害怕,指了方向,可那大汉一路拎着他的头发走回那家店时,那个男人早跑了。就连桌子上没吃完的点心也被店里的伙计收走了。
那个彪形大汉大发雷霆,把店里的桌子掀飞了好几张,然后骂骂咧咧地走了。
薛洋很是着急。他跑了一通,挨了打,还被人提了一路的头发,头皮都快被人揪掉了,吃不到点心那可不行。于是他问店里的伙计:“我的点心呢?”
伙计被人砸了店,心里正窝火,嘴上当即就骂了出来。挥手几耳光把他扇出了门,扇得他耳朵里嗡嗡作响,刚走出门外还跌了一跤。
薛洋晃晃脑袋,爬起来,走了一段路,却正巧碰到了刚才哄骗他送信的那个男人。薛洋见到那人,心里很委屈,又很高兴,哇哇大哭着扑上去。“信送到了,但是点心没了,”薛洋抱着男人的腿不撒手,“你可不可以再给我一盘?”
而男人刚刚被那个彪形大汉找到,挨了一顿打,脸上还带着伤,又看到这个脏兮兮的小孩子抱住他的腿,烦躁至极,把他一脚踢开。接着男人上了一辆牛车,叫车夫立刻走。
薛洋从地上爬起来,追着牛车一直跑,一直跑。他太想吃那盘甜点了。好不容易追上了,他在车前招手想让他们停下来。男人被他的哭声吵得心烦,劈手夺过车夫手里赶车的鞭子,一下抽在他头上,把他抽倒在地。
然后,车轮就从这个孩子的左手上,一点一点碾了过去。
车轮下响起了指骨碎裂的声响,被孩子撕心裂肺的哭喊轻而易举地掩盖,没有人听见。
十指连心,更何况是一只手手骨尽碎,小指甚至直接被碾成了一滩肉泥。
薛洋痛得眼前发黑,哭得声嘶力竭。就在他的力气流失,几乎昏过去的时候,他的头顶上突兀地响起一个带着焦急的好听声音:“你怎么样?”
薛洋用尽仅剩的力气抬头,眼前是一个身着道服,面容清秀,比他大不了多少的少年,逆着阳光,向他伸出手。“别动,我帮你包扎。”
接着一颗圆圆的小东西被人温柔地推进嘴里,薛洋舔了舔,是甜的。“吃颗糖就不疼了。”晓星尘轻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