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离less

爱好挺杂的一个人。

龙(荼岩)

*勇者大冒险×他是龙,世界观和剧情不完全一样,不喜慎入。
*荼岩only(有隐藏cp),西幻魔法世界paro,HE。
————

 

王国的都城正在举行盛大的庆典,礼炮齐鸣,歌舞升平,万人空巷。
国王的子民纷纷聚集到都城最大的广场上,来参加他们的公主允诺的婚礼——允诺将遵循古老的仪式出嫁,嫁给屠龙勇士的儿子。这位勇士率领他的家族,在两个月前杀掉了龙岛上最后一头龙,将王国从恶龙的阴影中解放出来。为了表彰他们家族的功绩,国王将赐给他们“龙”这个姓氏。
表彰结束就是婚礼,所有人都为了来之不易的和平安逸而开始狂欢。不知是谁起了头,大家不约而同地唱起了龙之歌。
“待嫁的姑娘等待着丈夫,如同等待死亡的时刻。
她通身洁白,仿佛穿着白色的殓衣。
婚礼的钟声回响。
带她去,带她去;飞来吧,降临吧。
永远为你奉上,年轻的姑娘。”
本来悲凉的曲调,硬是被满心喜悦的人们唱出了欢快。从此以后,这支献祭的曲子再也不会发挥作用,所有的父母也不必再为自己渐渐长大的女儿发愁。安岩作为一名勇士,和同伴一起跟在公主旁边。虽然之前的屠龙行动他这个菜鸟并没能参加,但他还是打心眼儿里为国家和万千少女感到高兴。
可谁也没料到的是,一曲唱完,远方的天际出现了一个黑点,黑点越来越大,竟变成了一头龙的形状。有人看见了龙,惊叫起来。
大家惊惧万分,不明白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样。那头黑龙越飞越近,人们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四散奔逃。黑龙冲向了人群中的公主,正当公主要被抓住时,旁边的安岩将公主一把推开,不料龙身形一晃,竟然抓住了安岩的腰。
安岩挣扎起来,但是当然没有作用。于是安岩被黑龙抓着,飞过了城镇,越过了海峡,到了一座小岛。
安岩被带到了龙岛。
那头黑龙飞进岛上巨大的洞穴,安岩看到下面有一个深深的岩洞。接着一阵失重感袭来,安岩还没来得及发出声音,就被龙扔了下去。
“唔……”在接连撞上了几棵生长在洞壁上的树之后,安岩摔到了地上。好在有这些枝桠作为缓冲,降低了他下落的速度,安岩感觉了一下,只是身上多了几处擦伤,有点痛而已,没什么大碍。
惊魂未定的安岩抬头向上看,那头黑龙在安静了几秒之后突然动了起来,似乎发狂一般在洞外乱撞。黑龙庞大的身躯撞上岩石,发出巨大的声响。有石头的碎屑不断从洞顶掉落下来,安岩找了一个不会被砸到的角落紧紧靠着洞壁。他身上只有一把钢剑,如果直面一头发狂的龙,根本没有胜算。安岩的心脏咚咚狂跳,却对现在的状况无可奈何。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躁动渐渐平静下来。安岩一边警惕着外面的动静,一边开始沿着石壁搜索,试图找到出路。
洞里有点暗,安岩沿着洞穴转了大半圈之后,突然看到了一丝光亮——那是一条狭长的岩缝,勉强能容一人通过。他不假思索地走了进去,竟然真的是出路。这条岩缝通向山体外部,安岩走出缝隙,眼前豁然开朗,明媚的阳光倾泻而下,照亮了安岩眼前的路。
安岩眯了眯眼,等眼睛适应了明亮的光线后,安岩发现面前是一条天然形成的石头坡,通向下面的海滩。安岩小心地踩着一块块灰白色的卵石走下去,站在海滩上。他的头顶是一座悬崖,海滩就在悬崖脚下。
安岩一脚深一脚浅地走在狭窄的海滩上——海滩大部分都是大大小小的石头,偶尔有一小片同样灰白的沙子。
安岩的脚步突然一顿——他看到了一个人。
那人躺在海滩上,一半的身体浸泡在海水中,似乎昏迷了一般一动不动,旁边的沙子石头颜色都比别处深,显然是浸了那人的血。
安岩跑过去,到了那人身边。
那是个黑发青年。他本就白皙的皮肤因为失血而呈现出不自然的苍白,给清秀好看的面容增添了一丝病弱的美感。青年的衣服破破烂烂,外衣已经不知道被丢到了什么地方,整个人几乎是半裸着泡在海水里,优美的肌肉曲线随着海水的波动在仅有的衣服下若隐若现。
安岩吞了口唾沫,不合时宜地想到这个人真他妈好看。
安岩收回了心神,开始动手把这个和他同样遭遇的可怜俘虏从水里拖上来。
青年比安岩想象的重一些,于是安岩走到水里,打算换个姿势。冰冷的海水打湿了安岩的裤子,安岩哆嗦了一下,加快了速度——天知道这个可怜人在这里泡了多久,水这么冷,他又受了伤,看着就很虚弱。
安岩好不容易把青年从水里捞起来,又扯到自己背上。青年还是没醒,安岩便忍着自己身上的疼痛,背着他一步一步爬到一个向阳的缓坡上。那里有一块比较平整的巨石,安岩把青年放在上面,自己也爬上去,坐在旁边。
安岩又看了看身旁的黑发青年,觉得自己应该帮他包扎一下。两人身处这样一个荒凉的海岛,身旁没有什么可利用的东西,安岩没办法,只好剥掉青年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抓住自己白色的衬衣下摆,狠狠心,哧啦一声撕下一条,裹住青年的伤口。
好不容易勉强包扎完毕,安岩再看看自己身上,衬衣已经用掉了大半,而作为外衣的羊皮马甲,从刚才就被垫在了青年的身下。要不是安岩还披着一条短斗篷,他就要像黑发青年一样半裸着了。
给身旁那人包扎完之后,安岩站起来环顾了一下四周——岛上有一些植物,偶尔还有几只鸟从稀疏的树林里飞起来。这么看来,就算暂时回不去,至少不至于饿死,安岩心想。
安岩再坐下的时候,那个人醒了,他慢慢地睁开了眼睛,眼神似乎还带着一点恍惚,可表情却是冷冷的。安岩转过头去看他,问道:“嘿,你感觉怎么样?”没想到青年反应很大,猛地坐起来喊道:“走开!”安岩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他站起来,打算走进一点质问那个青年。青年挣扎着站起来后退一步,却踩在一个凹陷上,一个踉跄险些跌倒,更拉进了两人的距离。他突然低吼起来,很痛苦的样子,有岩浆般的红色从他的胸口亮起,他的眼白变成紫色,虹膜变成了血一般的红。然后他身上长出黑色的鳞片,背后伸出翅膀。安岩瞪大眼睛,跌坐在地上,连连后退。
他挣扎了一会儿,精疲力竭地倒在地上昏了过去,又变回了刚才的黑发青年。安岩这才哆哆嗦嗦站起来,拔出腰间的佩剑,凑近看了看,确定他真的昏过去了。
安岩深吸口气,高举起手中的剑,打算为民除害。
可安岩忽然看到倒在地上的青年——他死死攥着的拳头、紧锁的眉和带着悲伤和痛苦的表情。安岩突然就有些下不去手——也许这并不是他的本意。
安岩神使鬼差地把人拖到一个山洞里,又把自己的斗篷也脱下来给他盖在了身上。
过了一会儿,神荼醒了,他坐起来,惊讶于自己居然没死。他看了看身上,是刚才那个深棕色头发的人身上的斗篷。神荼抓起斗篷,上面还有一些淡淡的火药、啤酒甚至烤肉的味道,陌生又熟悉,让浑身冰凉的他觉得温暖了一些。他沉默了许久,才四下里看了看,却并没有找到刚才的人。
神荼披上斗篷,走了出去,在岛上找了很久。太阳已经落到地平线上了,他才看见坐在岸边一块礁石上的安岩,旁边还有一堆木头。
“你出不去的。”神荼走到安岩身后,平静地说道。安岩一惊,猛地转过头。“你怎么走路不出声啊!”安岩大声控诉道,然后又反应过来,“哎不对,你怎么知道我出不去?!”
神荼竟然无言以对。
“二货。”神荼嫌弃道。
“哎你一个龙是怎么会人类骂人的话的!”安岩非常惊讶以及气愤。神荼都懒得解释,只是问他:“你不怕我?”
安岩沉默了一下,点点头又摇摇头。“怕。可是你现在这个人类的样子,我觉得并不可怕,你没有想要伤害我。”安岩抬起头来看着面前的人说,“你要是想杀我的话,带我过来的时候就能直接捏死我。或者变成龙,那样我完全不是你的对手。但是你没有。”
“我努力想成为一个人。”神荼轻声说道,声音轻得被海风和海浪的声音掩盖住,安岩没有听到。
“你刚刚说什么?”安岩问。“没什么。”神荼说着垂下眼睛,伸手从安岩砍下的树枝堆里抽出一根细小一些的,甩手把它远远地丢到了海里,速度快得安岩还没来得及抗议。
只听“扑通”一声,那木头直接沉了下去,消失在了海面上。“这片海域被施过龙语魔法,什么东西都浮不起来。”神荼说。
安岩愣了,这下可怎么跑路,还不连人带船一起沉底啊。怪不得上次的屠龙行动是有几个厉害的大魔法师全程跟随的。
安岩顿时蔫儿了,干脆把那堆木头丢在原地,站了起来。
“那我只能先在你的地盘上住着了,你不介意吧……”安岩无精打采地说,“对了,我叫安岩,你呢?”
“神荼。”神荼的眼睛亮了一下。
这片海域被施过龙语魔法,什么东西都浮不起来,外面的人进不来,里面的人也出不去。
而且,即使你依靠飞行跨越了这片海域,海域外围肆虐的风暴和巨浪也会将你卷入海底。
所以只要你不是厉害的魔法师,一旦被龙抓走,就只有等着别人去救你的份。
天彻底黑了,神荼在山洞里生了一堆火,安岩抱了一堆充当晚饭的水果,两个人距离一米,各自在火堆旁坐了下来。
安岩把怀里的果子放到地上,划拉出一半推给神荼,自己捡起一个,掰开来,边吃边听着神荼讲关于龙的事情。“所有的龙从接受了传承起就知道怎么喷火,怎么飞行,怎么使用魔法,以及怎么变成人形。”神荼说,“但他们有时候会失控,这种时候没办法变成脆弱的人形——比如在你们唱起龙之歌时。”
安岩咬水果的动作顿了顿,突然记起神荼把他扔进岩洞的事情。
或许他把自己扔下去,是为了救自己。
吃得差不多了,安岩随意地往石头地上一躺,枕着右手,左手拿着最后一个苹果。
“话说,按你的说法,你也应该会魔法对吧?”安岩随意地问道。“嗯。”神荼淡淡的点点头。“真羡慕你们啊……”安岩狠狠地咬了一口手里的苹果,“我们那里的魔法师实在是太少了,我还从没见过别人使用魔法呢。”
“我可以让你看一下。”神荼说着,张开手掌。安岩闻言连忙转过头来盯着他,只见神荼的掌心突然燃起了一朵淡蓝色的火苗——和他的眼睛一样颜色,然后神荼轻轻合拢手指,那朵跃动着的火苗便从他的指缝间溜了出去,歇在了他的指尖,不动了。安岩眨了眨眼睛,那朵火苗在他闭眼的瞬间突然变成了一支淡蓝色的花,细细小小的。
神荼捏着花茎,把这朵和他的眼睛一个颜色的小花递到了安岩的眼前。
安岩忙不迭接了,还伸出手指轻轻碰了碰花瓣——花是真的。
“哎等一下!”安岩突然灵光一现,“不是,你会魔法的话,那咱们干嘛躺在冷冰冰的石头上啊?!”
安岩看神荼有些茫然,急忙伸出手比划起来。“来个帐篷,再来张床……”安岩说着说着,隐约想起神荼不是人类,不知道人类的生活方式很正常这个事实。为了柔软的大床,安岩只好耐心地给神荼解释,好在神荼想象力不错,尝试了两次,弄出来的东西就差不多是那么个样子了。
安岩猛地扑在那张巨大的床上,发出满足的喟叹:“有床真好……”神荼微微勾起了唇角看着安岩,跟着他坐上了床的另一边。
这一觉,神荼睡得前所未有的踏实。
当第一缕阳光照进洞穴的时候,神荼睁开眼睛坐了起来。不知是不是因为有些紧张,一边的安岩裹着被子蜷成一团,睡得很是老实。
神荼出了洞穴,很快又回来了,手里还拿着几个火龙果。他把火龙果放在床头,看了安岩一眼,转身走了出去。
安岩醒来,就看到了床头的火龙果。他下床拿起一个,也走了出去。
神荼背对着洞口,站在五十米开外的地方——那里是个长长的悬崖,安岩在下面看到的地方正是它的一部分。
安岩一只手拿着火龙果,慢慢靠了过去,仍然跟神荼保持着一定的距离,背靠一块突出悬崖的巨石站住了。
神荼听见动静,微微侧头,向安岩的方向淡淡地扫了一眼。他的眼睛蓝得特别好看,就像是头顶高远的晴空,或者脚下宽广的大海,干干净净,不染尘埃。
神荼昨晚已经用魔法换了衣服,把斗篷还给了安岩,现在他身上的是一件黑色的外袍,偏长的下摆和系带正随着海风翻飞。那一抹黑色在周围灰白的岩石映衬下显得格外深沉,似乎藏着什么隐秘的心事。
安岩看着神荼被风撩起又放下的黑色发丝,还有随着黑色外袍的上下飘动时隐时现的米白色衬衣,心里有一团思绪绕来绕去直到绕成一个乱七八糟的死结。他伸出空着的那只手抓了抓头发,没话找话地开口道:“这块石头真挺神奇的,伸出悬崖这么多还掉不下去。哎你说它是不是有点像一根超大的肋骨?”
旁边的神荼不知有没有听他讲话,只是嗯了一声,都没有转头看一眼。
眼看着聊天又陷入了僵局,安岩撇撇嘴,暗暗叹了口气,犹豫再三,最后还是问出了自己真正想问的:“说起来,变成龙什么的,之前你自己是能控制的吧?”“平时可以的。”神荼说着,又移开了刚刚转过去的目光,“但你们唱了龙之歌,有时候我控制不住。”“这样啊……”安岩顿时有点莫名其妙的愧疚,“那,这个变化有什么规律吗?”“不知道,但我情绪不稳定的时候更难控制一点。”神荼低声说,“本来是为了繁衍,所以和被抓来的人类肢体接触的话也会不受控制。”安岩听到后面这话不由一抖,转念一想又觉得不对,自己又不是女的,这条应该对自己没用吧……
“你从昨晚开始都没变成龙。”安岩推测着,“是不是代表状况不错啊?说不定龙之歌的影响很快就会过去了。”“我现在感觉还好。”神荼说。安岩闻言松了口气,边剥火龙果边随口说道:“其实你现在这样和人根本没什么区别,你不说的话没人会知道你是头龙。”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神荼一愣,低下头攥紧了拳头。“不。”他说,声音又低又沉,像是在压抑着什么,“我是龙,永远也不会变成人,这就是我的宿命。”
安岩听见神荼的声音不对,心里一惊,连忙抬起头来。“不是这样的!我……”声音卡在了这里,再也继续不下去。我要怎样呢?安岩在心里自嘲,明明看得到他在努力控制,可自己还是什么都没办法为他做。
我会留下来吗?还是我相信你,我会帮助你?
不是的。
他一个都说不出口。
聊天之后,一整天里两人都没再碰面,都隐隐带了点躲开对方的意思,各忙各的。到了晚上该休息的时候,安岩还是回了洞穴,两人心照不宣地当做白天什么都没发生过,仍然是一张床两人各占一边。
今晚的安岩有点沉默。在一起看了一会儿洞顶之后,神荼开口了。“你是不是在想家?”虽然是个疑问句,可神荼的语气像是陈述。安岩没承认也没否认,只是说:“我跟表哥一起住很久了,其实对家也没什么记忆。”“如果能像你们一样忘记就好了。”神荼说,“我记得我的父亲和母亲,可我想忘掉。”
安岩扭头去看他。神荼没再说下去,安岩想到王国里流传的各种给龙献祭的传说,无一不是人类的少女用自己的生命换来龙族后代的降生,如果神荼记得,那必然不是什么好的回忆,安岩虽然好奇,但也没多问。
一幕幕画面在神荼眼前闪过——赤红色的火焰,少女痛苦的表情,渐渐熄灭的灰烬,还有在灰烬中被抱起的自己。其实这些他本可以忘记,但他接受了传承,接受了父亲的记忆。从他变成龙的那天起,他就理解了父亲悲伤的表情,还有被龙枪刺进逆鳞时的释然,只可惜懂得太晚了。
神荼闭了闭眼,强迫自己把回忆甩到脑后,专注于今晚的睡眠。
接下来的几天,日子还是照常过着,平平淡淡的。
这几天神荼都很“安分”,完全没出现不受控制地变成龙的状况,安岩的胆子也渐渐大了起来。
这天早晨神荼醒来的时候,感觉有什么东西压住了他的胳膊,他睁开眼睛,轻轻转头看了一眼——安岩看起来睡得很沉,他的手无意识地搭在了神荼的胳膊上。
肌肤接触,神荼惊讶地发现,自己体内的龙血竟然没有反应。
嘴角微微勾起,神荼不由自主地露出一个微笑,然后轻轻抽出了自己的胳膊,出去给安岩找吃的去了。
神荼路过悬崖边的时候,看了看远方的天际线——七天后,海面上会是一个难得的晴天。
也就是说,安岩可以离开这里,回到属于他的地方了。
不过他走了的话,自己就又是一个人了。神荼压下不舍的情绪——毕竟这里对于安岩,终究还是一个陌生的地方。能回去,他会很开心吧……
直到晚上,神荼都没有告诉安岩“可以离开了”这件事,他莫名其妙地不太想开口。
“你们有翅膀,想去哪里都很方便吧?”篝火燃烧着,发出噼噼啪啪的轻微爆裂声,跃动的火焰映在安岩的脸庞上,涂抹出一片橘红的色彩。神荼抬头看了看安岩,说:“我能去哪里?”安岩沉默了,无论神荼有多强大,他始终是独自一人,也会感到孤单吧。“它就是肋骨。”神荼远远望着那块安岩说像肋骨的石头,说。“嗯?”安岩看着神荼视线的方向,突然反应过来神荼是在说那块突出的石头。“龙的一生几乎都在这里度过,所有死去的龙,尸骨都留在了这里。龙岛就是我们的坟墓。”神荼收回了视线,低下头去捡了根细长的树枝扒拉火堆,语气里听不出情绪,自然也没有悲哀。
安岩想起了这座岛上灰白色的岩石和沙砾,或许那都是风化剥落的尸骸——龙的尸骸。
安岩强行把所有的情绪和思维都使劲儿压了下去,他没法儿接话,也不能顺着神荼的话思考,于是僵硬地转移了话题。
最近的这段时间里,或许是感觉到了神荼的善意,安岩渐渐不那么拘谨,笑容也越来越多。
安岩觉得,自己在这儿的这段时间里,可能真的有帮到神荼。就算不多,也足够让安岩感到开心的了。
神荼常常看着安岩没心没肺的笑容,感觉就像是明媚的阳光融化了岛上的冰雪,万物复苏。这个人似乎没那么怕他了——之前即使安岩没说,神荼仍然能感觉到他的紧张,毕竟面对的是一个比自己强大数倍的存在,而且这个存在还有失控的风险。
日子还在一天一天地过去,神荼打算最后再告诉安岩他可以离开的消息——他的心底始终有那么一点私心,他不想看到安岩听到消息后开心的表情。
平时安岩一天里总是有一段时间不知道跑去哪里,但这几天几乎是全天候地跟着神荼。
安岩发现自己似乎在龙岛上住习惯了,怎么还有点儿不想走了。
“唔,神荼快来!”安岩顶着一张粘了黑色灰烬的脸转过头来冲着神荼笑,活像只小花猫,“来尝尝我的手艺!”
神荼的心猛地一颤。
安岩递给神荼一只烤好的不知名野鸟,神荼接过来,尝了一口,没说话。安岩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了神荼的沉默,忐忑道:“那个,不好吃吗……”
“其实我也没什么经验啦……”安岩有点儿沮丧,一边小声说着,一边打算从神荼手里接过串着鸟的木杆。安岩心里什么心思都写在脸上,神荼看着安岩那个有点沮丧的委屈表情,心里有种冲动越来越明晰。“没有。”神荼压下心里隐隐的躁动,说道,“很好吃。”
“这段时间住得怎么样?”神荼把手里的木杆递过去,第一次问起这个问题。“挺好的啊。”安岩下意识地回答道,“都有点儿不想走了。”
神荼一愣,心底刚被压下的声音又开始叫嚣。
不想让他离开。
想让他永远留在这里,和自己在一起。
神荼隐隐发觉,自己对这个青年的占有欲好像过于强烈了一些。
或许是在昭示着海面上即将到来的晴天,这几天龙岛上的天气似乎有些热得过分了。安岩实在受不住了,脱得只剩个裤衩儿,也不管海水能不能浮人,直接扑进了海里。反正也不往深处走,没什么危险,安岩好奇地试了试,发现自己还真的浮不起来。
安岩浑身湿透,有些狼狈地从水里爬起来,甩甩头发,又抹了抹满脸的海水,总算是能睁开眼睛了。在一片朦胧的视野里,安岩隐隐约约看到岸上有一坨人形的东西,想来应该是神荼了。“神荼,你看着点儿,别踩到我眼镜了,就在那边石头上放着呢!”安岩冲着神荼挥手,大声说道,“你不热吗?!要不要一起泡会儿?”
可惜神荼的视力比安岩好得多,安岩这一站起来,身上仅有的布料全部湿透了贴在皮肤上,身体的曲线展露无遗。他看得清清楚楚,紧接着一股热流便随着心脏的跃动被输送到全身各处。
安岩踩着水向神荼走去,一步一步。
噗通——噗通——
神荼感觉全身的血液都在沸腾,身体像是要燃烧起来一样。这种感觉,熟悉却又和以往有些不同。“你的眼睛……”安岩终于发现了神荼的异状,这时两人间的距离已经近到神荼可以清楚地看到安岩发梢上滴下的水珠——那些水珠落在安岩裸露的脖颈和肩头,又从胸口滑下,经过小腹,和别的水珠汇在一处,流下去,消失在湿漉漉的衣物边缘。
神荼匆匆后退两步,转身快步走开了。
一下午两人都没再见面。
当晚,安岩一直磨磨蹭蹭地没去床上。神荼明白,他也没做多余的解释,只是说:“你睡,我出去有点事。”安岩眼睁睁看着神荼走出洞穴,又走进另一个洞穴,然后没再出来——想来是直接睡在那儿了。
安岩一个人躺在宽敞的大床上,辗转反侧了许久,才勉强进入了梦乡。
光线昏暗,他看到神荼蜷着身体,缩在洞穴的最深处。
他走过去,伸出手触碰他,叫他的名字,神荼。可神荼抬起头,他看到的却是一双龙的眸子。
下一刻那个黑发青年就变成一头巨大的黑龙,龙直接咬了过来,安岩却被恐惧定在了原地。
“啊!”安岩大叫一声,猛地坐了起来。
原来只是一场噩梦。
定了定神,安岩发现神荼站在自己面前,伸出的手又缩了回去。他竟从那冷冷淡淡的表情中看出了一丝不知所措。
“你怎么了?”安岩听见神荼问道,“刚才听见你好像睡得不是很安稳,所以过来看看。”
“没事,做了个噩梦而已。”安岩的声音有点疲倦,但他还是勉强笑了笑。
“噩梦?”神荼看着安岩脸上硬生生扯出来的笑,问他,“你梦见了什么?”
安岩没有回答。
接近凌晨的时候,安岩终于昏昏沉沉地又睡了过去。在岛上的朝阳升起时,在安岩半梦半醒间,他又梦到了神荼——这次他的剑插进了神荼的逆鳞,可神荼并没有挣扎,而是变成了脆弱的人形。
“你为什么就——”神荼的嘴角勾起了一个苦涩的弧度,问他,“不愿意相信我呢?”
鲜红的血液沿着剑身蜿蜒流下,神荼的身后,是灿烂的朝霞。
安岩的心脏猛地抽搐,再一次醒过来。
他睁开眼睛,看向外面——朝霞灿烂,神荼独自一人站在向海面突出的悬崖上,海风吹起他的发丝,他的背影不知为何看起来有些落寞。
我确实挺害怕龙的。安岩在心里对自己说。
这一天,两个人又是各忙各的。
其实,在很久很久以前,人和龙本来是井水不犯河水的。但随着人口的飞速增长,人类对于资源的需求也越来越多。直到某一天一头龙吃了人类豢养的家畜,一群人偷了龙族的宝藏,人类和龙旷日持久的战争,也正式开始了。
因为人类之中代代都能出现几个非常优秀的屠龙勇士和魔法师,而龙族数量本就很少,出生率更是低到趋近于零。或许这就是上天让龙生而强大的代价,终于有一天,整个龙岛再也没有哪怕一头母龙。
于是龙迫不得已,只好抓来人类,生下人龙混血的后代,来繁衍血脉。
可是,人类弱小的身躯根本不可能承受一头龙。所有被抓来龙岛的人类,都会在龙炎中被焚烧殆尽,而龙族的新生儿,就诞生在灰烬里。所以,每一个龙族的新生,代价就是一个人类的死亡。
人类为了国家的安定,答应定期给龙献祭,于是就有了龙之歌。
那些血脉中有一部分人类因子的龙,得到的传承既有龙的记忆,也有一些零碎模糊的人的记忆。他们能变成人;他们会说人类的语言;他们以人类的样貌出生;他们从埋着龙骨的突出悬崖上跳下,就能得到传承,长出翅膀,变成一头龙;他们在人类唱起龙之歌的时候失控,无论是否情愿,他们会飞往人类的国家,带走属于他们的祭品,完成延续龙族血脉的任务。
当时,神荼的父亲在失控的时候杀了他母亲,诞生了他。等他的父亲恢复了理智,看着地上逐渐冷却的灰烬,沉默良久,叹了口气,俯身抱起了灰烬中的他。
所以神荼到了应该接受传承的年纪,当他站在悬崖边上有些犹豫的时候,他的父亲没有鼓励他。后来魔法师破开了海面的法阵,屠龙勇士登上了龙岛,父亲没有反抗,选择了死亡。
神荼目睹了一切,不知情的他在仇恨、悲伤和愤怒的驱使下从悬崖上纵身一跃。耳边风声呼啸,他看到了龙——黑色的、巨大的、有着坚硬鳞片和角的龙。然后龙族自远古流传下来的记忆和技能自发地涌入他的脑海,他变成了龙。
神荼终于知道了他诞生的过程和父亲的选择,那天他在灰白色的沙滩上躺了一天,决定一辈子呆在龙岛上,永远也不出去,避免自己对母亲的同类可能带来的伤害。
他是一头龙,可他想做一个人。
但人类的王国再次唱起了龙之歌,还是唤醒了他身体里的“恶龙”。
第二天,神荼醒来的时候,安岩就不在洞穴里了。
往常神荼总是比安岩醒得早,第一次醒来没看到安岩,神荼有一点担心。
他走出洞穴,回想安岩可能在的地方。走了一圈,神荼在海边的石头滩上找到了安岩,安岩正坐在一块石头上望着海面,脸上的黑眼圈表明了他这几天没睡好的事实。
神荼刚想走过去,却在安岩身后浅浅的石穴里看见了一样东西。
那是之前被丢在海滩上的那堆木头,现在已经变成了一个简易的木筏。
安岩,他早就想离开了。
此时的安岩察觉到了神荼的到来,他顺着神荼的目光看过去,接着慌忙站了起来。
“没关系。”神荼转过身,背对着安岩,说道,“你没做错任何事。”
安岩的心脏像是被紧紧攥住了,疼痛从心口蔓延开来,他感觉自己快要窒息了。可他仍然一动不动,张开嘴想解释一下,却发现自己似乎无法反驳。
“你走吧,我会解除魔法,明天海上会是个晴天,东风会送你离开。”神荼的声音依然很平静,他只给安岩留下了一个离去的背影。
“别再唱龙之歌了。”
“还有……对不起,之前伤害了你。”
神荼垂在身侧的手攥得紧紧的。
所以,离开龙岛的方法,除了岛外有人挂记着你,会赶来救你之外,还有一种,就是龙准许你离开。
安岩早就猜到了。
安岩追了过去,却在还没赶到神荼身边的时候停了下来。他目送着神荼走向那道狭窄缝隙,看着他的身体泛起红色的纹络,听着他努力压抑的痛苦低吼。然后红色明亮起来,那个单薄的黑发青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卡在缝隙里徒劳挣扎的黑龙。
安岩莫名其妙地想要流泪。
所以之前的一切都只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他只是想离开,所以要获得龙的好感。神荼明白了,这一切都只是他的一厢情愿,在安岩眼里,他只是那头危险的恶龙。
这算什么?神荼想,给我希望的你,亲手打破它的也是你。我真的以为我能得救,我真的以为命运眷顾。
赤红色充斥了狭小的裂缝,红色的光芒中有一头龙在挣扎。
或许他今生再也没有机会成为人,但他也不再想做一头龙。
安岩的小木筏在广阔的海面上漂泊,当他终于看到王国的轮廓时,没有兴奋,却感到不知所措。
一开始是一直认为应该被屠杀的恶龙救了自己,安岩感觉神荼好像不是一直认为的恶龙的样子。但他还是感到恐惧,因为神荼会失控。可神荼看起来好像很悲伤,他开始想知道真实到底是怎样的,然而心底的恐惧又在催促着他。算了,他想,还是赶紧想办法离开,再也不管这档子事儿了。
现在真的离开了龙岛,安岩却又觉得心里不是个滋味。
回去又有什么用呢?
没有人在等待自己,回去也是默默无闻,不被需要。
而且,更重要的是,回去之后,别人肯定不会相信自己编造的说辞,整个王国最强的勇士们一定会倾巢出动,前去消灭神荼。就算神荼恢复了那个魔法,魔法师们也总能解开它。
神荼会死。
不可以。
安岩停下了划桨的动作,从船上缓缓站了起来。他攥了攥拳头,深吸一口气,仿佛这样能给自己带来些额外的勇气。然后安岩凭着记忆,磕磕绊绊地唱起了龙之歌。
仔细想想,自己真的还怕神荼吗?好看的他,沉默的他,笑起来的他,悲伤的他,坚强的他,隐忍的他,会照顾自己的他……混乱的思绪和暧昧不明的情感像是一条一条的丝线,绕来绕去,却慢慢地开始被理清。乱七八糟的死结打开了,一条长长的红线在黑暗里向前延伸,这一头被安岩握在手里,另一端伸到了神荼的面前。
歌声落下,可那头龙没有出现。
正当安岩的心头泛起不安时,他看到那头黑龙,正穿过海面上蒸腾起的氤氲雾霭,挥动着巨大的翅膀,向着他飞来。
他微微一笑,张开了双臂。
黑龙抓住他,转身飞了回去。
他把他扔在悬崖顶的石头地上,安岩虽然有所准备,但还是痛得闷哼一声。
龙朝着安岩怒吼一声,露出了嘴里尖利的牙齿。安岩微笑着——虽然那笑有点僵硬——缓缓伸出手,有些颤抖却异常坚定地抚上黑龙的鼻尖,轻声说了一句:“神荼,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黑龙动作一顿,睁大了眼睛,然后他安静了下来,慢慢俯下身,把脑袋拱进了安岩的怀里。安岩终于放松下来,笑着抱住了黑龙的大脑袋。
晚霞在天际亮起,绮丽胜过最美的织锦。
安岩在石头上席地而坐,看着晚霞,攥紧了自己的衣角。他完全不敢直视身边的龙,吸口气,鼓起勇气飞快地说:“神荼,我……我喜欢你。”蹲坐在一旁的黑龙猛然变成了那个清秀的青年,一把抓住了身旁的安岩。“你刚才,说什么?”“我说,我喜欢你!”安岩猛地转头,红着脸重复了一遍。
“可我是龙。”
“不,你和我一样。”安岩看着神荼,认真道,“会保护我的你,会对我道歉的你,会难过也会笑的你,是和我一样的人。”
神荼看着安岩,睁大了眼睛。
海风掠过海面,带着微咸的潮湿气息经过两人身边。
安岩知道神荼一直在克制自己,努力地让自己保持人形。其实,无论神荼是什么样子,都从没伤害过他,不是吗。
“虽然我希望你能变成人,但是,我尊重你选择的自由。”安岩对神荼这么说道,“你是愿意成为人,还是成为龙,随你喜欢。”
“不管你是什么,是人还是龙,愿意跟我回去还是留在龙岛,我都一样喜欢你。因为那是你。”安岩看着神荼,笑了起来。是啊,是独一无二的,如此重要的一个人啊。
他们对于彼此,都是这样的存在。
神荼试探着伸出手臂,圈住身旁的安岩,又轻轻收紧。安岩看着神荼小心翼翼的样子,顿时心疼地要命,便也伸出手臂来,紧紧环住了他。
“哦对,差点儿忘了!”安岩突然想起一件事,它的紧急程度让他不得不破坏了旖旎的气氛,“我觉得我们还是得回去一趟。”神荼松开怀里的人,等他继续说下去。“我去跟队长说龙岛上没有龙了,不然的话我怕他们还会像之前一样打过来,就算我们能离开,这里毕竟还是你的家啊……”安岩怕的是魔法师们的大型魔法,毕竟谁都不会想有群陌生人不打招呼就闯进自己家里,还把东西翻得乱七八糟。
“那我们明天去?”神荼沉吟了一下,说,“我一会儿解除这里的魔法,我们今晚休息一下,明早启程。”神荼没打算飞过去,安岩想了想,也认为这是最好的办法,点点头同意了。
天色渐暗,龙岛上开始淅淅沥沥地下起了小雨,就像是神荼成为龙的那一天一样——不同的是,这次神荼不再是独自一人了。
两个人一起往之前住着的洞穴走去,路过悬崖的时候,安岩突然想起之前问过神荼有关接受传承的问题,神荼回答是在这个悬崖上跳下去。安岩不禁好奇地凑过去,往下看了看,顿时有点僵硬:“好高啊,神荼你当时怎么敢跳的?”神荼见了,伸手打算去拉他,正要提醒安岩下雨时悬崖上的石头很滑时,安岩脚下一滑,掉了下去。
神荼无奈地叹气,赶紧跟着跳了下去。
安岩努力深呼吸以平复情绪,同时调整自己的下落姿势。当他好不容易张开四肢,以脸朝下的姿势稳定下来之后,他看到神荼从自己身边落下去,在空中漂亮地转身,转向自己。
神荼就在自己的下方,张开了手臂。明明两人都在自由落体,安岩看着下方的神荼,突然安下心来——那个人一定会接住自己的,安岩的心里坚定地这样相信着。
安岩看着身下陡然爆发出的一片赤红色光芒,温暖的就像太阳。
他跌进那片盛大的日光之中,就像是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龙护住了安岩,但来不及起飞,于是双双掉进了海里。
安岩明明会游泳,可是无论他怎么努力地划水,他还是感觉自己的身体在不断下沉。妈呀,神荼还没解除魔法吗……在黑暗的海水中,气泡蹭过脸颊向上升起,安岩的眼睛完全睁不开。
一种即将溺水的惊恐漫上安岩的心头,他本能地伸手一通乱抓,感觉手上摸到了什么东西,还没等他抓住,那东西却僵了一下,缩了回去。安岩更惊慌了,又把手伸过去,这次一碰到东西就急忙死死抱住了。
安岩紧闭着眼睛,感觉到一股巨大的力量拉着他上升。
哗啦一声,安岩浮出了水面。他刚打算睁开眼睛,就感觉到手下的触感突然发生了变化。安岩急忙伸手抹了抹脸上的水,睁开眼睛,模模糊糊地看到——湿漉漉的自己正死死抱着湿漉漉的神荼的脖子,整个人趴在他怀里。
“刚刚在水下,你摸我的尾巴,还摸我的脖子。”神荼的声音很低沉,似乎在压抑着什么,“你知道,这对于龙是什么意思吗?”“呃……”安岩有种不妙的预感,“我……我觉得我还是不要知道了……”“是求欢。”神荼的唇凑近安岩的耳廓,低声说道。
此时安岩的脑海和他的视野一样一片迷蒙。
“哎等等!我眼镜呢?!我眼镜……”
海浪轻拍着礁石,节奏竟像是首歌。遥远的王国城镇里,有芳心暗许的少女低低唱起了它:
“你目光如炬,我的心跳错了节拍。
爱需要勇气,可我不怕。
我愿就此长眠不起,我化为灰烬和尘埃,燃烧所有眼泪。
是敌是友,由我们自己决定。
我知道,你不是敌人。”
—END—

【番外】
〈一〉
安岩突然想起了一个问题:“说起来,你一开始的时候为什么会抓我啊?难道不应该只有女孩儿吗……”
神荼看了安岩一眼:“其实龙的繁衍方式对于人类是没有要求的,也就是说男女都可以。”
……
三秒钟的沉默。
安岩炸毛:“啥?!”
“那那那我会不会怀怀怀孕啊啊啊!”(惊恐.jpg)
神荼凑上去揉了揉安岩的脑袋,轻笑起来。
“二货。”
“我们是按人类的方式来的,怎么会。”
〈二〉
人类的王国,安岩的家乡。
“你要不要就先在这里住下,体验一下人类的群居生活?”
“好。”
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里再也没有了所谓的恶龙。